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光头哥驾驭美人,梁柳、刘静 [2/4]


  梁柳如此地敏感和淫欲的反应,这完全出乎光光头的意外,他更是想不到她
的春宫里面竟然会是如此的淫水泛滥,又紧又烫地令他不到十五分锺就完全地缴
了枪。

  他的鸡巴射精过后开始在缩软,当他看到身下的梁柳雪白的牙齿在颤抖般地
咬着下嘴唇,两条小腿有力地紧紧盘压着他的腰部,一双迷人的眼睛楚楚可怜地
望着他,向他摇着头,希冀他不要从她体内退出来时,光光头怜爱地在她嫣红的
丽脸上亲吻了几下,提起精神来与她下体紧紧地贴住,他的心里更是在期望自己
的鸡巴能够坚持下去,重新勃挺起来充满她的春宫。

  “虽然前天才月经干净的,但我还有些担心。”梁柳感到他的阴茎实在是退
缩了个差不多,她适应了这种空脱后不再强烈地眷恋那一点点的连接,便将缠绕
在他腰上的两条小腿移了开来,这一次交欢虽然短了些,但两人毕竟是第一次,
她不好意思表现出自己还没有满足,但见他还没有从自己的身上移开,她略有些
不快地说道:“我要上卫生间。”

  光光头应了一声,陪着小心地下床站到了一边。梁柳收紧着阴户门用手按住
小阴唇把身子移下了床,她怕他的精液从她阴道里流出滴落到地毯上,光着脚,
向前倾地弯着腰,捂着阴户小跑到了卫生间里。

  光光头的目光一直紧紧盯在梁柳的胴体上,他感觉他刚才除了身心强烈的渴
望之外,根本分不出神来欣赏她的纯美,经过了情欲的发泄之后,再欣赏着她匀
称的体态和雪白细腻的肌肤,还有那坚挺得诱人的乳房、翘得令人心痒的丰臀,
他感觉自己简直在梦境中似的。

  但他心里也明显地感到了一种失落,他只觉得自己坚挺的时间太短了,梁柳
显然是露出了有一些不满意的神态,他知道自己现在除了再次勃起之处,没有其
他的方式能够慰劳她。

  梁柳进到卫生间里就坐在了马桶上,很有经验地把射到阴道里的精液从阴道
里挤压流出,她见光光头有些心惶惶地跟了她进卫生间,他那副有些担惊受怕的
样子令她在心里歎了一口气,只好和悦地说道:“拿点卫生纸给我。”

  梁柳刚才交欢虽然来了高潮,但她还是感觉自己有些不上不下的,只是光光
头对自己沖动过后小心翼翼的,比平日待她还要听话,令她渐渐恢複了常态。

  梁柳从光光头手上接过卫生纸,她媚眼瞥了一眼光光头处于半缩软状态的阴
茎,她突然感到她心里对他的阴茎有一种喜欢和一种怜惜。她还坐在马桶上,伸
手摸着站立在她面前的光光头的阴茎,并轻笑出声来:“光头哥,你射了好多的
精!”

  光光头看着梁柳又开始变得娇媚、亲昵起来,他也开始感受到了两人有了性
关系后,又多了一层亲密的感觉。梁柳闭上眼睛将脸伸了过来,灵蛇般的舌尖在
他发红着的阴茎头上舔了起来,然后把他半缩软状态的阴茎含入了口中吮吸。

  “哦,小妹!”光光头爽得哼出声来,就这一瞬间似的,他刚才射精过后的
疲惫心理一扫而空,替代过来的是他又开始被点燃的情欲,他双手轻抚着梁柳的
秀发,感受着他的阴茎在一波波温暖、滑腻的快感中的挺立,他几乎想要把双臂
有力地举起来欢呼自己的複苏,但他的双手更是轻柔地抚摸着她的秀发,脑子开
始构想等会怎样来好好奸淫她一番。

  梁柳最初只是觉得光光头的鸡巴可爱而去用唇和舌去与它亲热,她只含吮过
勃粗坚挺着的鸡巴,她是以一种怜惜的态度把光光头的鸡巴含入口中进行慰藉,
谁知他这条软如烂蛇的鸡巴才含吮了几下就让她感觉到它的变化,在她嘴里膨胀
着、硬度在增强着,令她不由有些惊奇地将他鸡巴从嘴里吐出来,看着魔术般地
增粗、增长了一倍的鸡巴,她不由肉紧地哼了一声。

  从开始的全条鸡鸡吞入,到只能含下一半,她感觉她的下面因淫水的泛滥在
越来越发痒,她不由移身蹲立在他的面前,一边含吮着他粗挺的鸡巴,一边努力
夹紧大腿忍受下面的骚痒。

  “光头哥……我还想要。”梁柳终于不想忍受下体强烈地渴望充盈的欲望,
她咬着嘴唇,一双极美的眼睛极其羞涩无奈地轻轻闭上。

  光光头只觉得他是又获得了梁柳的赏赐一般,他如获圣旨似地扶起浑身酥软
却已经又饑渴难耐的美人,让她的左腿擡起,感受到她湿滑的阴门后,挺入了她
温暖如春的花宫里。

  看着靠在卫生间的墙上,被自己抽顶得娇哼欢吟的梁柳,光光头心里自豪和
快乐极了,他不仅自豪自己的东东爲他争回了这口气,而且还坚硬如棒地任凭自
己沖撞,把平日对这个美丽骚娃的强烈渴望痛快淋漓地释放出来,令她随着自己
的每一次沖顶而呻吟,令她爲自己的每一次回抽而担忧空脱去娇呼。

  “光头哥,我快站不住了,到床上好吗?”梁柳楚楚可怜般地娇哼道。

  “好!好!”光光头歉意地应着,忙让单腿站立了好一会儿的梁柳双腿站立
好,梁柳故意白了一眼虎虎生威着的光光头,娇媚地扭着全裸着身躯刚向前跨了
一步,光光头顺手从后面搂住了梁柳。她娇媚着轻笑了一声,挑逗般地用她的丰
臀去顶碰一下他的粗挺大鸡巴,谁知没待她擡腿向前跨步,他的大鸡巴已经顺势
屌进了她的骚屄里。

  “嗯啊!”梁柳颤欢地大声哼出来,她呻吟着、扭动着、花肢摇摆着被光光
头屌着她一步一步地从卫生间走进了卧室里,令她刚走到床边就酥软着趴倒在床
上,而她的春宫也同时遭到了今天最强烈的沖击。

  “哦!天啊!快点呀!快点!”梁柳癡迷地娇哼着,全身骚浪地颠浪着,直
到一股令她虚脱悬空般的眩晕过后,她已不知道什麽时候被他翻成了仰身躺着的
姿势,她娇喘吁吁地含吮着自己的手指,有意识无意识地娇哼着。

  那种充盈着一浪未平一浪又起的狂潮令她陶醉在无边兴奋之中,高耸的乳胸
上泛了一抹红晕,在两股波涛之间,她惊羞地发现光光头那双眼睛比什麽时候都
发亮,在色迷迷地欣赏着她对性爱的强烈渴求。

  她羞楚万分地伸手抓到自己的丝质内衣遮掩在脸上,但立即遭到他发狂般的
猛烈抽插,令她里面被沖撞得发麻,那种又胀又麻的感觉电流般地迅速传遍了她
的全身,她呻吟着赶忙扯下遮在脸上的丝质内衣,光光头这才轻缓下来。看着他
甜美、得意的笑意,梁柳长长地歎出了一口气,她狠狠地在他耳朵上拧了一把,
无奈着哼道:“恨死你了!”

  光光头快意地笑望着身下丽脸嫣红的梁柳,自己的这第二次强劲沖击过后,
梁柳的脸上尽是柔情和娇媚,只剩下一个羞态小女子受宠爱的甜美和陶醉,令他
第一次感受到他张臂搂抱时会蹦跳逃逸的美人,也会有赤裸羔羊地任凭他把玩的
时候。

  光光头想留梁柳过夜,梁柳也感觉自己一个人回去的孤寂,但她还是坚持要
光光头送她回公寓。这一夜光光头自己越睡越清醒,没有一丝狂欢后的疲倦,直
到天快发亮时他才迷糊入睡。

     ***    ***    ***    ***

  光光头第二天顾不得吃早餐赶到办公室已经是迟到了几分锺,他还没有坐稳
下来,表哥唐总就电话叫他马上过去。当他刚推门进去时瞧见表哥沈着脸坐靠在
老板椅上,副总经理梁柳低着头坐在一张长沙发上,他心里咯噔了一下,牙齿在
上下磕碰着,费了好大的劲也没有叫出声“大哥”。

  “咱们在西区收购的那厂子已经準备就绪,小柳闹着去那,咱寻思寻那是政
府让咱扶贫的厂,本不想答应的。小柳就天天跟咱闹,只是那厂子都还是原来的
工人,怕她一个人玩不转,想要你去帮她一阵,你看如何?”唐总说道。

  光光头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看看表哥,又看看梁柳,先去他表哥的保鲜柜里
拿了一盒鲜奶,一边吸一边笑嘻嘻地道:“行!大哥你可要给咱安个有权力的职
务才成!”

  “小柳做事干净利索,不象你犹豫个不决的。但你知识丰富、考虑周全,挺
会寻思人的,也不是没有长处。这样吧!你们在公司里的职务还兼着,小柳想独
立自主地做些事,你给他做帮手,去那试干上一年后,想干就继续,不想干了就
回来。”唐总抛了支烟给光光头,自己燃起一支香烟后朝梁柳的方向吹了口烟,
梁柳立即向他投去一个甜蜜、娇媚的豔笑。

  梁柳早就想上这个厂子当个厂长,尝尝女强人的滋味,不知道央求了唐总多
少次后今早才获準,又与他刚才生气了一场后又获準了光光头随她去,她高兴地
站了起来,笑吟吟地对光光头道:“五哥,你过半个小时后到我办公室来。”

  光光头心情愉快地应了一声,很知趣地离开了唐总的办公室。梁柳绕过大老
板桌,她脸上含着娇羞的春意俏丽地站在他身旁,娇声道:“大哥,我想问你,
你快有四个月没要过我了,是不是玩厌我了?”

  唐总歎了口气,他歉意地把梁柳搂坐在他的大腿上,他想不到几个月来一点
前列腺炎症把他折腾得虽然还喜欢漂亮的女人,但却没有了与她们性爱的能力。
他轻抚着梁柳的大腿,和声安抚了她一番之后,开始让她说说她对那厂子的操作
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