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经典强姦(描写细腻)

经典强姦(描写细腻)

某市艺术学院。一位身材窈窕,容貌秀美的少女正静静地站在大门口,左右张望彷彿等待着什么。她叫周璐,B 市艺术学院2 年级学生,她有一个显赫的家庭,父亲周剑是市公安局局长,母亲任梦是某大酒店的行政总裁,任梦夫妇就她一个女儿,视她如掌上明珠,所以她的上学和放学都是由母亲专车接送的。

周璐正无聊地在学校门口来回踱着步,这时一辆黑色豪华的奔驰轿车嘎然在她身边停住,她看了看腕上的手錶,正好4 点钟,妈妈的司机小林果然很準时。周璐刚打开后车门,一股刺鼻的烟味扑面而来,不禁秀眉一皱,她知道小林一向很乾净,以往车里始终会保持一种清新宜人的空气,今天怎么会这么汙浊?她暗暗责怪小林不该在车里吸烟。周璐刚要上车,突然发现后面坐着几个陌生的男人,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只大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臂就往车上拖,周璐吓了一跳,本能地刚要张口呼救,一块棉布摀住了她的嘴,她感觉一股刺鼻的药味沖面而来,大脑一阵眩晕,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这时从车上跳下两个男人,七手八脚地把软绵绵的周璐塞进车里,奔驰车绝尘而去。

市郊一幢豪华又不失幽雅的别墅里,一位美貌少妇坐立不安地在客厅里来回走动着,端庄秀丽的悄脸上满是焦虑之色,不时地看挂在墙上的表。她就是周璐的母亲任梦,商界里有名的冷美人,虽然已经年近不惑,由于保养的好,加上驻颜有术,看上去就像是20几岁的样子。

一个钟头前任梦接到司机小林的电话,小林说在学校足足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看见周璐的影子,现在都6 点了,可是周璐依然没有回来,任梦心中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恰逢丈夫周剑出差在外,明天才回来,现在女儿又失蹤了,任梦一脸茫然,如热锅里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任梦猛地想起丈夫临走时曾和她说过,周剑任刑警队长的时候抓过一个叫王仁的强姦犯,入狱十年,前几天刚放出来,为防止打击报复,王仁已经被暗中监管起来。难道真的是王仁绑架周璐打击报复?任梦惊出一身冷汗,不敢再想下去,她想到了报警,可是担心万一是王仁所为,周璐的安全会有很大的威胁,所以她决定先告诉在外丈夫,丈夫毕竟是公安局长,让他尽快回来想办法。

还没有等到她拿起电话,电话铃突然响起来,任梦心中一紧,她忙拿起话筒,话筒里传来一个老头尖细的声音:「喂,任总吗?你的女儿在我手里。」任梦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你是谁?你把我女儿怎么样了?喂!喂!!」「我是你丈夫的老熟人,他对我很好,我要好好报答他,哈哈,还有你女儿没有事,如果想见你女儿,限你在10分钟内到某某地方,你是聪明人,最好不要报警,否则你女儿……嘿嘿。」任梦抓紧话筒,语气微微有些颤抖:「你是谁?你是王仁??喂!喂!!」可是对方已经挂断的电话。电话在任梦手中滑落,她颓然瘫坐在谢谢上。她知道那个人就是王仁,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她已经没有时间去想为什么王仁没有任何条件地只要她去,为了女儿,任梦已经别无选择了。

在城市的另一边一个狭窄昏暗的小屋里,四个男人闲坐在破旧的谢谢上,屋子很小,摆设更是简陋,只有一条4 人谢谢,一张破床和一台小彩电。屋子里烟雾缭绕,一个妙龄少女被绑着手脚蜷缩在床的里头,正是刚被绑架来的周璐,此时的她已经甦醒过来,一双明亮的美眸惊恐地看着眼前几个不怀好意淫亵的陌生人,脸上还挂着两颗晶莹的泪珠。周璐只认识他们中间的一个人,那就是天天接送自己的妈妈的司机小林。

电视上正在播放关于任梦的新闻片,一个老头贪婪地盯着屏幕上任梦高耸的乳胸,脸上露出淫邪的笑容。老头就是刚刚出狱的王仁,其他的3 个男人分别是他大儿子王大,30岁,身高1 米70,无业;小儿子王小,27岁,是个仅有1 米左右的侏儒,无业,还有一个身高足有2 米的黑大汉,是王大的酒肉朋友,外号叫黑手,35岁。王仁对社会尤其是对警察有刻骨的仇恨,对富有的漂亮女人更是嫉妒到了变态的地步,总想毁之而后快。他出狱后拟出了一系列复仇的计划来报复这个社会和所有他认为害他的人,绑架周璐是他计划的第一步,因为是周剑和任梦剥夺了他十年的自由,当年就是任刑警队长周剑和刚刚从警官大学毕业的任梦把他送进监狱的。最让他兴奋的是周剑竟有如此美貌的老婆和漂亮的女儿,想到这么冷艳迷人的美女将成为自己胯下玩物时,裤裆里的东西渐渐硬了起来。

这时一阵轿车的引擎声把他从幻想中拉回来,王仁打开窗帘,一辆红色宝马跑车停在门外,一个身穿宝兰色丝质洋装的美貌少妇从车上走下来,美貌少妇正是任梦,任梦四下打量着这个破旧的小院,突然发现自己的奔驰车就停在旁边,她猛地一惊,难道出卖自己和绑架女儿的是小林?不会,不会的,任梦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她一向很器重小林,从不把这个和女儿同龄的小伙子当外人看待,所以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老实巴交的小林会做出任何对不起她的事,也许小林也被歹徒挟持了,可是,一小时前接到的小林的电话又怎么解释呢?想到这里,任梦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任梦正满腹疑惑、茫然不知所措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正是她一向信赖的小林。小林一改往日对任梦的恭敬,似笑非笑地对任梦说:「欢迎任总,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吧?」小林的出现证实了任梦的担心,任梦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怒视着眼前这个卑鄙小人,她手指小林颤声说道:「你,你,我平时对你不薄,你怎么会……」小林没等她说完就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是,你大概知道王仁这个人吧?」「王仁?」任梦一惊,「对,王仁,你知道他是我什么人吗?」小林看见任梦正疑惑地看着他,语气变得阴沈:「他是我舅舅,就是因为你丈夫把我舅舅送进了监狱,否则我舅妈也不会死,为了报仇,我煞费苦心地讨好你,努力工作才得到你的信任而留在你的身边,今天到了该算帐的时候了。」说道最后几乎是咬牙切齿了。任梦如同五雷轰顶一般险些跌倒在地上,她没想到身边最信任的人竟是王仁的外甥,一只会吃人的狼,心底不由得涌上一股凉气。「你女儿就在里面,进去吧。」任梦两腿有些发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跟着小林来到屋里。

刚一进屋,一股烟臭扑面而来,她不禁秀眉一皱。任梦一眼就看见被绑着手脚缩在床上的女儿周璐,「璐璐」她叫着女儿的名字刚要扑过去,一个黑大汉挡在她面前,周璐也看见了任梦,她叫了一声「妈妈」委屈的眼泪顺着白皙的脸颊流下来,由于手脚被绑无法动弹。这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任女士,你很準时啊,我知道你会来的。」任梦这才看见谢谢上坐着一个淫亵的老头,另外屋里还有3 个陌生的男人,她倒退几步,粉面含霜,冷冷说道:「你想要干什么?要钱我可以给你,我不会报警,希望你能放了我女儿!」王仁「嘿嘿」一笑:「钱?我会有的,有你们还怕没有钱?今天请你们来就是要和你做个交易。」王仁站起来:「我是拜你丈夫所赐,在监狱十年,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他妈的做了十年和尚,打了十年飞机,而你丈夫倒好有你这样漂亮的老婆天天快活,我的要求不高,就是用他老婆和女儿的身子作为我十年没有操过女人的补偿,时间嘛,不必太长,就操你们5 年吧。」任梦感觉头嗡的一声,悄脸一下涨得通红,她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虽然对王仁的险恶用心心里有所準备,但是还是没有想到王仁会说的这么直接和下流,任梦强压怒火,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可是声音还是微微有些颤抖,她手指王仁紧咬银牙:「你,你妄想!」这时王大和黑手走过来,紧紧抓住她的双臂架到王仁面前,任梦拚命挣扎,叫骂,同时她惊恐地看见小林手里竟拿着相机,正準备记录这即将发生的悲剧。

王仁哈哈一笑,来到任梦面前,王仁感觉一股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她身上散发出阵阵清新的幽香使王仁心中一蕩。王仁淫笑着擡起她优美的下颚,任梦把头一扭摆脱他的手骂道:「卑鄙!下流!!」

王仁手一摊自嘲地说道:「你好像不太明白你现在的处境,你最好听话,如果4 个男人都很粗暴的话,你能受得了,恐怕你娇嫩的女儿受不了吧?」任梦心里一寒,王仁趁机按住她浑圆的香肩,手很自然地滑落在她起伏的高耸的酥胸上,任梦的身子象触电一般,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地挣脱王大和黑手,擡手就给王仁一个耳光,打得王仁一楞,任梦马上后悔了。王仁「啪啪」回敬了任梦两记耳光,打得任梦一个趔趄,眼冒金星,王仁咬牙骂道:「臭婊子,不识擡举,敢打我?先那个小娘们扒光。」

黑手答应一声扑向床上的周璐,他双手抓住周璐裙子的领口,左右用力一分,随着周璐的一声哭叫,露出一片雪白的酥胸,洁白的丝蕾花边乳罩紧紧包裹着尖挺的乳房,雪白的乳沟清晰可见。黑手又抓住她的乳罩作势欲拉,「不!不要!!求求你不要,放开她!!」任梦哀叫着欲扑过去,却被王大紧紧拉住,黑手见状鬆开周璐,周璐抱胸哭倒在床上。